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2014-01-27 23:1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东西本来早就写了,只不过因为懒得争吵,就没有发出来。不过近日张晓舟在他的文章里不点名攻击我“与其说这是为了正义,还不如说仅仅是因为一个基本的美学常识:抄袭和戏仿的区别。政治立场和思想立场,不能掩盖美学常识。”于是重新把这篇翻出来,来说说我所理解的美术常识,以及常识。看看是谁企图以美学常识之名掩盖常识。


夏健强的画被指抄袭几米,攻击者用词刻薄,不仅忽略了在绘画领域学习与传承的存在,更忽略了不可复制性是正是艺术作品的特性之一。假设一幅艺术作品的价值可以通过抄袭而获得,这显而易见是荒唐的。

我们可以先看一下艺术史上若干著名的“抄袭”案例:
一、学过国画的人大概都知道有一本不可不“抄”的《芥子园画谱》。这本画谱诞生于清代,系统地介绍了中国的基本技法,问世数百年,至今仍然是国画爱好者的必“抄”之书,包括大画家齐白石、潘天寿都是照谱学画的受益者,终徒成大师。如果按照攻击夏健强的画为抄袭的逻辑,即仅因构图要件学习了几米作品便视为抄袭,那么自古以来的中国国画大师均可视为抄袭之徒。

不妨看看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的松鹰图:

八大山人:松鹰图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 钭江明 - 岸边

齐白石的松鹰图: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 钭江明 - 岸边

潘天寿的松鹰图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 钭江明 - 岸边

都是老鹰站在松树上。因为网络搜索条件有限,这三幅作品还有一些不同(但也并没有大过夏健强学几米画的作品与几米作品的不同。),真有心探究事实的还可以去翻翻这三位大家的画册,想找到相似度更高的作品并非难事。

现在学国画的,包括国画家们,谁没有画过松鹰图呢?谁没有画过岁寒三友松竹梅,画虾画马?若真要求当今的国画家们在出版个人国画作品时都要标注自己学谁画的,我不能说这样去要求没道理,但不得不说这样要求人家实在是有刁难之嫌。

行家看的不是你画了什么,而是你怎么画。夏健强的作品亦然。

当然,毋庸讳言,夏健强只不过是一个初习者,他的作品也显示他刚刚来到绘画殿堂的门口而已。批评者完全可以指出以夏健强的习作的水平,不够格称为作品,更不够格出版。这是你的批评自由。但须知出版也理应自由,垃圾小说一样可以出版,遑论夏健强真诚而不乏光芒的习作?


我请读者理解的是,因为中国画的这一传统,也因为艺术作品的独特价值不只在于取材,更在于笔意,表现手法,作品所传达出的难以言传的情感冲击力,不加辨析仅因绘画元素相似,题材相同就冠以“抄袭”的罪名是轻率的,对作者也是不公平的。


二、梵高的“抄袭”作品

十九世纪末,日本浮世绘在欧洲绘画界相当流行。1887年,梵高在巴黎作画,也深受影响,“抄袭”过很多浮世绘作品。例如日本版画大师歌川广重的《开花李树》,《雨中桥》(如图)和《花魁》。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 钭江明 - 岸边



这两幅画的相似度应该远远大于夏健强的习作与几米的作品吧?当然在当时出版画册的难度很大,梵高应该没有机会在有生之年把这些作品续集出版,不过他也并没有把这些画命名为“当梵高遇上歌川广重”。
在西方绘画史里,梵高的“抄袭"可谓沧海一粟,比亚兹莱也会直接把日本绘画里的一些“零件”直接搬到他的插画作品里。至于用相似的构图画受难的基督,圣母,希腊神话等同一题材的绘画作品,翻翻画册,走走美术馆,很容易找到。

回过头说说几米与夏健强。
夏健强的母亲张晶去年在跟网友交流时,早就很坦然地交代:他的画是看了几米的画启发的,是根据几米的画改的。如上所述,作为学习者,临摹自己喜爱的作品,并根据自己的构思进行再创作,这在美术史上是很常见的事。如果不这样反而奇怪了。“抄袭”这样的指控至少要能证明作者隐瞒原作的企图才可成立。如果把学习借鉴等同为抄袭,那么艺术史就没法写了。因为你将找不到一个不抄袭者。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 钭江明 - 岸边

还有一个事实也请读者明白,夏健强并非一个成熟的画家,他只是绘画的入门者。众所周知,夏健强的画之所以得以出版,之所以引起如此重大的关注,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创作的背景。他的父亲是一位(即使有相当的争议,但也至少可以表述为)得到广泛(并非全部)认同的司法不公的受害者。
正是这一事实,使得夏健强的画还处于习作的阶段就得到了一般成熟画家也无法得到的注意力。本来,习作基本上不可能出版,而出版社的公益诉求(将画册所得用于夏俊峰案涉及的三个家庭--包括夏家和两个城管的家庭)才使不可能变为可能。也因此才遭遇到所谓的“抄袭”指控。

最后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对几米有意见。
事实上,我喜欢几米的作品。虽然没到很喜欢的地步,但还是蛮欣赏他的聪明和才情。他在未作具体了解的情况下,就发声明攻击夏健强,或许可以理解。因为广受欢迎的几米作品拥有着庞大的商业利益,出于可能会被侵犯的敏感,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正常。可是对于其后他备受好评的收回式的声明,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称道之处。
一开始指责别人为小偷,发现对方并非小偷时却毫无歉意,亦不为对方正名。我觉得跟几米作品所表达的爱与宽容是不相称的。
尤其是几米本人也是擅长学习借鉴的创作者。我指的并非他向世界名画致敬的命名为当几米遇到……系列的创作。而是他对同时代也广受欢迎的绘本作者谢尔·希尔弗斯坦(去世于1999年)的学习借鉴。不过亲爱的读者,我不准备把几米与谢尔·希尔弗斯坦的作品对比贴在这里。在求真的道路上,我们都太懒了。有的人懒得去寻找,只愿意相信自己有限的知识得出的答案;更多的人只希望别人把现成的东西都摆出来,自己只需要一个答案就够了。我只给一个线索,你们去读一下谢尔·希尔弗斯坦的图书,对比一下几米进行了再加工的彩色版。希望你们不仅可以得出自己的判断(几米与谢尔的相似度高呢,还是夏健强与几米的相似度高?但这真的一点儿都不重要),我更希望你们可以从谢尔也收获不同的温暖与光。
有了这些,你们才不会妄加定别人的罪,才会学会给这个世界添加真正值得珍惜的事物,而不是刻薄的叫嚣,傲慢的口水以及廉价的粉丝。
  评论这张
 
阅读(769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