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批评还是维护?--再与韩福东商榷   

2013-10-09 08:3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评还是维护?--再与韩福东商榷

 

BY钭江明

 

在上一篇与南都首席记者韩福东商榷的文字中,我质疑韩福东对陈有西等律师撰写的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这么重要的材料重视不足,不过我把自己的文字发出来后,随即有网友贴出韩福东的第二篇文章《负数的司法》,所以我需要纠正上篇商榷文字的这一部分。

但阅读完这篇《负数的司法》,虽然作者声称写作此文是为了针对负数的司法,但我仍对该文多处有疑虑,所以不惴冒昧,再度多嘴,求教韩福东兄。

 

文章第一二段表述:“城管想要暂扣他们烤串用的液化气罐。夏俊峰拒绝,而后发生冲突。”“接下来的描述像一个罗生门。分歧在夏俊峰是否被城管殴打。夏俊峰是一个火爆脾气,他打开液化气罐的阀门,宣称要同归于尽。冲突中,他的鞋底被踩掉在现场,城管给他妻子留下了一纸罚单。夏俊峰口袋里揣着一把刀,和液化气罐一起去了城管办公室。

以下为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对同一时间发生的事件进行的描述:

当时上来十个人围着打我老公,我上前护着他,一个人把我拉了出来,我一下跪倒在地。张晶说。

  张晶称,当时她跪着大喊,别打了,东西都给你们,别打了。

  执法的人扯着小伙的脖领,边打边推,还用脚踢。当时路过现场的尚海涛对记者说。

另有多名目击者向记者证实,他们现场目睹夏俊峰遭到殴打,并被执法人员拽上执法车带走。

值得注意的是,夏俊峰案发生后不足半年。“2009923日,血案发生不足半年,沈河区再次发生一起致人受伤的冲突。116日,烟店经营户刘君介绍,当日自己被一名叫刘力哲(音)的执法队员一脚踹断了腿。

链接http://ndnews.oeeee.com/html/201309/28/317191_2.html原载于20100120日《新京报》记者 褚朝新)

证人史春梅2011524日《询问笔录》,史春梅是本案城管执法现场的目击证人,其证言证实,200951611点不到的时候,城管先有两辆车到达执法现场,下来五六人在随意推拉夏俊峰,将夏俊峰强行推上车”(夏俊峰二审辩护词)

多个材料都显示夏俊峰被强行带走,我不理解韩福东为什么忽略这些叙述,而只采用他所声称的“负数的司法”提供的说辞(该说法亦在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中被证明前后矛盾,无一真实),把夏俊峰到达案发现场描述为自主到达,暗示夏俊峰一开始就怀有刺杀城管的企图?

 

韩文接着评述夏俊峰在被抓后成为一个英雄般的人物,获得巨大的社会同情。”这与我所感受到的舆论氛围是不一致的。不管是近年来的媒体报道,或者是网络舆论,我所感受到的是夏俊峰案被视为冤案,与杨佳案引起的舆论有着截然不同。当然,有可能作者对英雄”的描述比较敏感,所以有此印象也不奇怪。暂且不论。

 

韩福东在这篇文章里开始反驳陈有西等律师的辩护词。但我的疑问是,为什么该文所批驳的却是辩护词中的这句话双方体格力量的对比,夏完全处于劣势,不可能主动挑起事端。并讥笑称“这样的诘问基本没有法律价值。”坦率地讲,辩护词洋洋两万余字,我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韩文所反驳的这句话。如果要反驳,恐怕不是反驳夏俊峰所谓“不可能主动挑起事端”的推测,而应该反驳的是为什么以如此悬殊的体格力量对比,为什么夏俊峰能够刺死对方而未受反抗。辩护词中这样分析:

 

申某身高182CM,且属退伍转业军人,张某180CM,两被害人身高体格明显强于身高只有165CM的被告人。夏俊峰仅持一普通水果刀,就能直刺申某两刀,张某五刀,且自身未受两被害人的明显反抗,这说明夏俊峰必须具备某种特殊的行刺条件才行。这种条件应该是:


  1)双方距离极贴身,三人共处于紧密狭小空间;


  2)两被害人未发现夏俊峰拔刀动作,完全意外没有防备;


  3)行刺行为必须连续快速进行,且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否则被害人会有反应出现抵抗伤情。


  4)被告人在行刺过程中身体无明显移动,没有考虑后果地快速完成;


  5)两被害人在被刺过程中也没有明显的移动;


  6)两被害人在被刺过程中没有有效抵抗。


  以上条件,缺一不可。否则被害人均可能躲过被告人的捅刺,或依靠自身体格优势及时制服被告人。这样双方就都会形成打斗抵抗伤。

 

所以我也很奇怪韩文的行文策略,他在引述了一长段南方周末关于夏俊峰脾气暴燥的文字后,接着又称“这些细节可以作为谈资,也可丰富我们对夏俊峰的理解,但对判刑没什么实质意义那么浪费篇幅引述这段文字的目的何在呢?是为了让读者加深对夏俊峰脾气暴燥的印象吗?假设在真实的公正的法庭上,是否这样的表述会被法官以“与本案无关”来驳回呢?

 

韩文在接着讨论时质问:“即便在夏俊峰拔刀前,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城管也不可能要致夏俊峰死地吧?而如果夏俊峰没有遭遇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怎么和正当防卫联系起来?

但怎么不能呢?我认为这个质问曲解了中国现行刑法的相关规定:“为了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查阅资料,还有进一步的解释:“根据中国刑法的规定,只有同时具备下列五个要件才能构成正当防卫:一、正当防卫的起因必须是具有客观存在的不法侵害。二、不法侵害正在进行的时候,才能对合法权益造成威胁性和紧迫性,因此才可以使防卫行为具有合法性。三、防卫人认识到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出于保护合法权益的动机。四、正当防卫只能针对侵害人本人防卫。五、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所以并非只有在遭遇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时所发生的防卫才叫正当防卫,并非在对方要致你死地时发生的防卫才叫正当防卫,韩文在声称只讨论法律问题时,却发出如此缺乏基本法律常识的质问,这是令人失望的。

我更加意外的是韩文接下来的陈述:“上文提到的法律意见书,洋洋洒洒数万字,最核心的是第六部分,论证夏的行为是正当防卫。我没太看懂。”“关于遇害人的伤口,坦白讲,看了好多遍,我也没理解律师的论证。但是沈阳中院和最高法的说法我懂了”如果这里所言的没看懂和看懂了不是一种修辞的话,这个理由太令人瞠目结舌了。作者作出判断的理由竟然不是谁的论证有理有据,而是谁的论证能让人看懂。

 

韩文又质疑:“单说其他伤痕,如果夏俊峰遭到他宣称的不锈钢杯和折叠椅的猛烈殴打,那应该遍体鳞伤才是(头不抗砸的),不可能只在两三天后才出现青紫淤伤吧?”但医学上是可以解释他的这种疑问的:“出血的地方可能来自身体深处,那么瘀伤通常在数天后才会出现。”凭简单地非专业的猜度来质疑严肃的法律上的证据,这也是不合适的。

 

到文末时,韩福东说:“说了这么多不同意律师主张的话,实际上接下来才进入重点:我非常认同法律意见书中关于司法程序的诸多责难,包括对案发现场证物的提取和死者的详尽验伤报告,都应有进一步的展示,也包括证人应出庭接受质询等。”可是他接下来对夏俊峰案两大问题的总结是这样表述的:“1、确有程序瑕疵;2、不够专业。”把伪证、偏袒性召集和不召集证人出庭、重大的验伤报告缺失和作案工具缺失表述为“瑕疵”,我认为是非常不妥当的,坦率地讲,跟作者的上一篇所称“司法的敌人”的表述,这篇文章的表述是一个很大的倒退,甚至也与本文的标题“负数的司法”并不相称。

一篇讲负数的司法的文章,最终却成了为负数司法辩护的文章。作者的行文逻辑与他声称要批评的对象的逻辑如出一撤:一方面,对夏俊峰的小节浪费篇幅铺陈,多处暗示或明示他性格上的火爆;一方面,对司法的大亏轻描淡写,把重大的司法偏袒和程序缺漏简单地叙述为“瑕疵”,“不够专业”。

这是我对本文最大的失望。

 

在这篇商榷的末尾,作为韩福东的前同事,也作为他一直以来的拥趸,我当然想请他谅解我的执着,和我的用心。事实上,我以前几乎没有写过时评文字,过去写得较多的所谓影评其实也只不过是观后感而已。因此,我并没有期望自己如此浅陋的文字获得回应,并引起作者真正意义上的自省。连写两篇商榷,只为对自己有个交代。再请韩福东兄原谅我的执着。

 

 

附韩福东文章链接:
夏俊峰案:司法的敌人
http://m13651055709.blog.163.com/blog/static/215060060201399101443557/
夏俊峰案:负数的司法
http://m13651055709.blog.163.com/blog/static/21506006020139910112225/
  评论这张
 
阅读(1268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