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立春--《华语电影2007》后记  

2008-07-10 16: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语电影2007后记

立春--《华语电影2007》后记 - 钭江明 - 岸边

我自己对这本书不满意的地方有:遗漏了阿甘的《大电影2》。另外,没收入我那篇《乌鸦-苹果》立春--《华语电影2007》后记 - 钭江明 - 岸边立春--《华语电影2007》后记 - 钭江明 - 岸边

 


立春


钭江明
  1
用一部2007年没有放的电影片名作为《华语电影2007》后记的标题,可能挺奇怪的。但实在想用。
大概在中国生活的人(亦或是全世界的人也这样?)对春天都有一种莫名的情结,就像2008年终于公映的《立春》的主人公说的,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心里总是蠢蠢欲动,以为有什么事会发生。
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情绪?我是时常有的。总是期待着有什么跟春天有关的事会发生。
就好像去年看完《苹果》时,正是冬天,我会一厢情愿地觉得这部让很多人不快的电影虽然在电影本身方面的成绩也许有限,但仍然是个可贵的开始。这部电影突破的种种禁忌,或许意味着改变的开始。

2
如果要我描绘华语电影的2007年,我马上会想到“焦虑”这个词。这种“焦虑”就像是一个生活在很北的北方的人,被过于漫长的冬天搞得没了耐心(当然更没耐心吟诵“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类没用的诗句了),索性自顾自地制造起春天来了。
去年上映的不少电影不约而同地呈现出一种焦虑不安的精神面貌,其对现实的仓促描绘,对电检的刻意逆反或曲意逢迎,都内在地伤害到电影本身所取得的成绩。更不要说香港内地的双版本电影,业已“升华”到自觉变形的高度。泱泱数百部跻跻电影院,俨然病梅馆中。
世道如此。

3
近来有两篇文章让我有很多感慨:一篇是张献民的《定点清除与集体惩罚》。作者一直致力于独立电影推广,亦一直企图推动电影管理生态好转,但他在这篇文章里声明:“我决定/在未来的两年内/不看任何大陆电影管理部门通过的电影。”张献民在文中没有提到汤唯的姓名,他只说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那个管理部门随时可以定点清除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还是一篇是宁浩为本书所做的序,读者也可以翻到本书的最前面再读一遍。他说,“选择了电影就是选择了一种生命的方式。既然是生命的方式,就应该接受这个方式来计量生命。我一生大概要继续拍摄很多部电影,既然如此,我希望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优秀的。这大概就是我一直如此焦虑但又不该如此焦虑的原因。”
电影的世道如此,电影人的这种两极的反应我却都想表示敬意。我在最后再说敬意在哪里。

4
《立春》一推再推,由2007推到2008,由立春推到谷雨,终于公映了。顾长卫说:“当你在月份牌上看到‘立春’这两个字的时候,无论外面多么寒冷,你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这也许来自你对未来的一丝期望。”这句话让我又想起王彩玲在电影里面的话来。一丝期望,一丝对发生些什么事的期望。不过王彩玲又说,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冬天就期待着春天,在春天又惴惴地等待,现在都到了夏天。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但既然有“未来”这两个字,期望就总不会死绝。无论你有多么悲观,多么灰头土脸,只要没有死。(死了又如何,不还有杜丽娘的游园惊梦?)
而既然期望不能死绝,就总会有焦虑。

5
有焦虑,就总得有反应。
得庆幸有张献民,和宁浩。面对华语电影同样的现状,他们做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个是死,一个是生。但其实他们的反应都一样是向着华语电影的未来。向宁浩宿命的坚持致敬大概无需解释,而张献民的决绝,是因其向死而生而值得尊敬。
这就是这些优秀的电影人与败坏的管理者最大的差别,后者的心里没有未来。

6
第八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颁奖礼比往年都要晚,6月30日。虽然是为2007年的电影做一个独立的总结,但传媒奖一直是向着未来的。它表彰的是一群向着未来的人,一群拥有未来的人。
所以这个时间看起来晚了点,不过没关系。
就像这本书,对于《华语电影2007》这个书名而言,现在出版确有些晚了。但如果你和我们一样,对春天这个词怀着某种莫名的情绪,你会跟这本书发生共鸣。因为这本书的编者,也是怀想着未来,在整理过去的。
不要问我,还相信那本该在春天发生的事还会发生吗?不管相信不相信,我们都是怀着应该让它发生的心情去做的。
把常识还给人民,把电影还给电影。不管什么时候,这种归还都应该发生。

 

 

 

附:宁浩为本书写的序

电影,凝聚时光
文/宁浩

  每次拍完电影回来,朋友们见面没什么好说的就会问:拍得怎么样?顺利么?我总是回答:正常地不顺利。同行都会会心一笑。没办法,拍电影就是一个制造困难再解决困难的过程。
  我常羡慕那些可以轻松生活的人,这是我从来都不具备的能力。我勉为其难地进行着我自己的电影工作,常常觉得身心俱疲,最糟糕的是,渐渐发现电影工作者的时间逻辑已经脱离了正常的生活时间逻辑。由于注意力高度集中于一个电影,当影片经过一年半的周期完成时,时间感却只有三四个月。生命被快进了的感觉带来莫名的恐慌。于是忽然愤慨,当初为什么要拍电影?
  于是想看看别人是怎样的。打开黑泽明先生的《蛤蟆的油》,他在书中嘲笑自己就像乡间的一种蛤蟆,因为长得实在太丑,所以人们把镜子放在它面前,它看到自己的丑陋,就会惊出一身“冷汗”,这种“冷汗”人们称为蛤蟆的油,可以治病。黑泽先生以此比喻自己,相比较他取得的成就,这种谦逊的态度才让我一身“冷汗”。
  忽然醒悟:选择了电影就是选择了一种生命的方式。既然是生命的方式,就应该接受这个方式来计量生命。我一生大概要继续拍摄很多部电影,既然如此,我希望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优秀的。这大概就是我一直如此焦虑但又不该如此焦虑的原因。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只有认真严谨地对待每一部电影,才可能让自己面对自己的作品时,不会羞愧出“一身冷汗”,至少我可以对自己说:我真的很努力了。所以,不再羡慕别人悠闲的生活态度,也不必恐慌光阴如电。认真地把生命时间消费在每一个作品中才是我的归宿吧。
  拍电影的人,写电影的人,做电影的人,把自己的时间阶段性地倾注在一部部作品中,颇有“山中只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慨;有时候,当从一部电影里走出来,忽然发现,衣服、发型、语言好像都已经错过了潮流。这可能也是所有电影人的感触吧。同时,在另一方面,在一些特殊的时候,大众也以我们的电影作品作为回顾和总结某一时期的标志。比如常听到隔壁餐桌的人说,“记不清什么时候了,不过那时候电影院正在放《花样年华》……”好像一部电影成了一个人一个时期最集中的记忆,这也算是我们电影人另一个值得骄傲的地方吧,一部好的作品可以凝聚一段时光。
  《华语电影》2006,《华语电影》2007,《华语电影》2008,这样的书名总让我们想起那些凝聚这些时光的电影作品,以及我们为这些电影付出的日日夜夜。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