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阿娇的事  

2008-02-12 13: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事那么铺天盖地,让我觉得自己也应该插两句嘴似的。
看到howie写的街谈,最后一段这一句是他的中心思想:
现代人没几个有时间“日三省吾身”,希望这么劲爆的事,能多少刺激我们一下,让我们有耐心、勇气和理智面对自我。”
信焉。
 
很自然想起自己几年前写的对于一场twins演唱会的观感,找回来重贴在这里:
 
《繁华守夜人》皮影手记 钭江明专栏

五一,twins来广州开演唱会。人气空前。我旁边坐的有老人,有中年人,我后面坐的,有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
twins登场了,大家快活地把主办方提供的塑料敲击棒敲得梆梆响,这场演唱会给我的感觉其实更像一场嘉年华。如果不是有保安举着手电筒粗鲁地照向快乐地站起来的观众,喝令他们坐下去的话,那么就完美了。
我以前没怎么听过twins的歌,但也受到热烈的感染,连日来阴郁的心情倏地就好了起来。
这一晚这一城的夜空,自觉地隐退在灯火灿烂的舞台后面。夜空里,有淡淡的蓝色,高楼的射灯,和渺小而遥远的月亮。台上歌舞不已的twins,俨然此时此地繁华的守夜人。
忽然就有些感慨,不能自已。

去年此时我在做些什么?因为sars的缘故,五一长假被取消,爱人暂时远在新疆,无法回来。我一个人去看了大片《魔戒2》,还记得山姆那句令我颇为感慨的台词:“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而我们已然无法回头”。
去年此时,已然发生一些事情,孙志刚被杀,张国荣自杀,多少人已经被sars绞杀,多少人继续等待忍受命运的重锤。

去年此时的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一些事情发生。
而这一晚这一城的twins,仍然新鲜如初,不谙世事;仍然快乐如初,不问旧事。

她们让我们想起自己最初时候的样子。

最初,什么都还没发生。不知情何以堪,“只知恋爱大过天”,一次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虽然也曾担心在爱情里受伤害;最初,什么都还没发生,不知理想沉重,只知“心中一股冲劲勇闯”,虽然也曾怀着对未来轻浅的焦虑,在噩梦中哭泣着醒来;最初,是苹果的时间,是牛奶的时间,是鲜绿的时间,我们为自己在风中做出的决定而兴奋不已。
现在,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的时间。终于明白什么叫“已经”,什么是“无法回头”。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然而思念已经变成煎熬;总算忘记噩梦的模样,然而同时也忘记安眠的滋味;总算不再焦虑,因为已知天命。

我知道无论如何所有的步伐都将继续进行,虽然像做功课一样为自己鼓舞,但真的很想回到从前,一切都还未发生的时间。
望着twins,想起一切都未发生的情形,居然需要忍住泪水。
相信大众喜欢她们,不是因为她们已具天后气质,而恰恰是她们“下一站天后”的未完成时气质。繁华过后,无力向往,尽皆荒凉。而twins在大众的想像中,扮演了最初的欢笑、忧虑与哭泣。近年较有印象的怀旧电影,一个《一碌蔗》,一个《鬼马狂想曲》,都由twins担当角色,也许不是巧合。我们需要twins。她们总让人想起一切还没发生的时间。
时间已进夜晚,我们硬是让她们充任起繁华的守夜人。这像是一个诡谲而惊悚的电影,一群阅尽世事的人绑架了这两个年轻女孩最初的时间,不许她们历尽沧桑。委以守夜重任,又根本不愿让夜色侵袭她们鲜嫩的面孔。

然而,
已经发生的那些事,正在像老狗一样啃着我们的脸。

djm 发表于 >2004-5-9
 
现在看来,这一场绑架可以宣告失败。
“苹论”说,“淫照風暴告訴我們,有些人認為,只要關起門來,只要不被人知道,或只要沒有具體的事實(照片)呈現在公眾面前,是甚麼髒事都可以做的,是甚麼謊話都可以說的,是甚麼虛偽的姿態都可以擺出來的。
  虛偽是甚麼?法律上的虛偽陳述,指的是用語言或行為作出已知與事實不符的任何表示,通俗地說,是指一些使人誤解或欺騙性的陳述。淫照風暴所帶來的一系列虛偽言行,使人渾然覺得香港已成了一個虛偽城市。”
    看起来说得慷慨激昂,不过这段话说得倒更让我感觉说话者正是其所谓“虚伪城市”的一部分。
    究竟如何去评判一件“脏事”呢?每个人都要大便,都有些属于自我的猥琐与淫秽。要求一个人至纯不伪,无异于要求一个人不要排大便不要有性事,想必论者做不过这点,就不必再慷慨陈辞了。
    看完这些裸照,稍稍低下头,怀着惊悚的心情审视一下自己,世界越来越坏了,想一想如何培养自己面对自己的耐心、勇气与理智,也许是件必要的事情。
    当然,对于阿娇来讲,这样做--审视自己,包括“虚伪”的指控--也是一件必要的事情。
 
**************************
又想到的:
当然,所谓“虚伪”,其实是娱乐流行文化的一个特征,偶像本身就一定是无法反思的虚伪的娱乐产品,向流行偶像要求不虚伪,与缘木求鱼有何异。
所以倘若这件事能激发对流行文化的反思,倒未尝不是失马之福。
我既怀疑阿娇及其周围人的反思能力,更怀疑指责她虚伪的人的反思能力。
这件事,还是沦为闹剧。这才是最令人悲哀的事情。这何尝不是香港人的悲哀,又何尝不是中国人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