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2007-03-27 12:31:00|  分类: 大豆观影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18日,中华影城

 

刚开始还以为是一部轻喜剧,虽然预期许鞍华不会只端出这样轻松的小菜来。

越到后来越有惊心的感觉,

猫的意外死亡带出的那几场戏尤其意外,本来看上去似乎只是一场无足轻重的插曲,

但竟然发展到道德悲剧的高度。

可以想到的前例也是李樯编剧的《孔雀》里毒死家鹅的那个片断。

看完后很想再看一遍,细细梳理一下自己的感受。

很复杂,需要慢慢细嚼。

姨妈当初为了返回上海,毅然抛夫弃女(其种程度上,这当然可以视为《青红》—英文名是《shanghai dreams上海梦》的续集),

可是最终一贯清高的她终于还是“混不下去”了,回到她曾经抛弃的人身边。

轻率地想,可以说是某种赎罪似的“复活”式的情感回归,但当然,不能如此轻率。

一个庸俗的,而且有着“罪”的痕迹的“中国梦”的破败,并不能回过头来说,这个梦是多么不值得追求多么不值得回味。

而在这种不堪回首的回顾中(电影里对回忆的处理相当简约吝啬),既有命运的因素(姨妈当年是天之骄子,当年罕有的大学生,却不得不流落到东北的小城市。国家是这种命运的不可抗力的最大原因)也有个人的选择(在对命运的抵抗中,有背叛、贪婪等种种人性之不堪),既无法推卸责任到命运头上—自己亦有罪责;也不可能进行洗涤灵魂的忏悔—确实有更巨大的应该承担责任的对象。

所以姨妈只可以对一只猫的死亡负责,却无法对自己的罪负责。而对于那个梦,既难以赞美它的美丽,它是那么低档,却又那样难以诋毁,怎么能够否认一个普通人对普普通通的幸福感的追求?

为什么她,或者说我们,对如此普通的幸福感的追求却要背负这样复杂的难以承认的罪?我们不该谴责历史吗?我们应该为此负疚吗?

真的很复杂,可不可以不去想,继续往前走。姨妈似乎做了这样的选择,她回到在新时代变得更加破败的小城(鞍山,一定发生了我们熟知的国营企业的破产,大批工人失业等事情),既有不甘又像赎罪,埋着头做着家务,披头散发起来。而且她也老了,已经没办法向前走了。

显然,这是一个不甘平庸碌却终于平庸的生命即将尾声的时候,即使影片没有丝毫暗示,我们也清清楚楚地明白主人公--这位中国版的包法利夫人--的结局。

而困扰总会回来,不甘却又活该。真不想想下去了,但一代中国人,已然深陷,难以自拔。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