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这十年最荒诞、最巨大的主角  

2007-01-11 11: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十年最荒诞、最巨大的主角

文:钭江明

    在中国讲“大片”,应该有两种大片。一个是自中国首部进口分账大片《亡命天涯》而开始的“引进大片”。另一种大片,就是中国娱乐这十年最荒诞和最巨大的主角,自《英雄》始的“中国式大片”。

    中国式大片的前三个字“中国式”,是后来才加上去的。我们本来都天真地以为大片无须定语,即使加上“国产”二字,也不过是一种等同于“made in china”的民族工业自豪感(《英雄》上映前,我曾经策划大型专题报道《英雄赞歌》,并在前言里欢呼:“《英雄》是国产电影中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大片’”)。直到渐渐地,不知从何时起开始称之为“中国式大片”(下文所提“大片”如无定语,皆为中国式大片的简称),我们终于明白,有中国特色的大片之种种特色。

    迄今为止,中国生产了五部大片,2001年,《英雄》,2004年,《十面埋伏》,2005年,《无极》,2006年,《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这五部中国式大片自然各不相同,但在除了相似的豪华阵容,铺张的昂贵预算之外,却呈现出惊人相似的一些特征:

一、都在高票房的同时遭遇狂欢式的恶评;

一部电影遭遇批评不奇怪,遭遇猛烈的批评也时有发生。但颇为奇怪的是,五部大片所遭遇的是狂欢式的恶评。除了观众发出令创作者意想不到的笑声外,在网路上,可以称之为谩骂式的恶评浪奔浪流,汹涌澎湃。在表达对影片反感的同时,也似乎能感觉到表达者的快意。

如果说《英雄》引发的“笑场”还令当时的大片制造者有些措手不及的话,到了五年后的《夜宴》,“笑场”已成为看大片的惯性行为。而大片顶级之作《黄金甲》更把杜绝笑场列为创作追求的目标。它基本上达到了,报道显示,这部升级换代的大片只引发了一次笑场。可是,《黄金甲》在为大片赢得难得的口碑的同时却也收获了更激烈的抨击。批评者的措辞远甚前几部大片。对《黄金甲》引起的两极反应,或可作为接受美学的经典案例,有待理论家深入分析。我个人的解说是,也许正是因为《黄金甲》对杜绝笑场的追求,却使观众在受到影片“侵犯”的同时却无法通过笑场纾解,继尔引发空前的愤怒。

二、都有主旋律性的美学特点;

大片何以“侵犯”了观众?这大概是大片制造者最不能理解的事情。张艺谋曾经用给了观众三分钟漂亮画面为其作品辩护。大片不约而同地都表现出对漂亮画面的追求。本来这种追求可以说是对观众的讨好。这里暂时搁一下观众被“侵犯”的话题,先讨论一下大片在美学追求上的一致性。

两位电影学者对大片有如下描述:

 “唯漂亮主义”的美学品位在目前中国是很有主旋律性的,它的视觉和听觉呈现方法是逐步规范化、定型化、程式化的,它的一些固定意象就是在各种申请片(申奥片、申博片)和中央电视台的重大节日宣传片和主旋律电影、MTV、春节联欢晚会中发展起来的。(郝建评《十面埋伏》,《将唯漂亮主义推向世界》)

  “对于高山大川的那些激情描绘,从一个中心散发开去的构图(不止一次),没有面孔的整齐一律的军队,木偶似的面无表情并服装统一的元老们,包括这部影片中没有一个闲杂人员,没有出现一个日常或市井生活的场景,不存在一个噪音和杂音,再次令人想起苏珊·桑塔格笔下对于一度是希特勒御用导演瑞芬斯坦的分析。”(崔卫平评《无极》:《一部反对观众的影片》)

  说的是其中两部大片,但其实亦可以涵盖另外三部。尤其是《黄金甲》,完全可以视为这种风格的集大成作,极端之作。

三、都对普罗大众做出拒绝的姿态;

  五部大片不约而同地呈现出同样的有中国特色的美学面貌,而这种面貌表面上诉诸感官愉悦,实则对个体性的诉求却是排斥的。我个人把这种风格起名为“团体操美学”。在《黄金甲》中,这种风格达到极致,以致于走向它的反面。所以有人从反面出发赞扬该片,也有人对这种极极致表现出极端的反感。

  表面上,大片似乎在追求最广泛的受众,但实则相反。有影评人这样评论《无极》:“一部反普罗的电影;它本来就不是拍给“人”看的,它是拍给神(或者自以为是神的人)看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极》也算是一部旷世奇片了。当《角斗士》、《魔戒》、《天国王朝》这样的巨片都在讲述个体的抗争和苏醒时,只有《无极》,敢于逆潮流而动,不把精神落点放在人间。”(虞晓毅《陈凯歌一个人在天上》)这个论述用在其它大片身上,一样贴切。

  与好莱坞大片相比,中国式大片都未将精神落点放在人间。好莱坞大片里通常都会存在的普世价值观,比如爱与自由,人性的解放,中国式大片却基本上表现出了贵族气的漠视,甚至嘲讽。这样的诉求,辅以团体操美学,势必令观众感觉受到“侵犯”(普世的诉求得不到释放),受到侵犯必须要寻找缺口,看大片时不愿意跟随创作者进入其预设的情境,反而去寻找破绽寻找笑场,这种寻找越来越主动。而到了大片极端之作《黄金甲》,寻找却碰壁了。于是没有笑场,批评却演变成了痛斥。

四、主角都是王;

  因为无法从国内市场收回成本,国际市场的需求变成主导。因为《卧虎藏龙》的示范作用,古装+武侠成为大片的例牌选择。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同样是武侠加古装,《卧虎藏龙》的主人公是江湖侠客,而大片的主角却变成了生活在宫廷内外的王或王身边的人。

五、创作者都是“王者”

  这些生活在宫廷的主角们是否创作者的心理投射,不能妄断,虽然评论者很容易发生这样的联想。大片的创作者,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是当今中国电影位置最高的三位导演。这顺理成章,位置高才能够运用巨额资金、调度大量资源完成中国电影的大片工程。

  相信在行政部门的眼里,大片已被视为中国电影工业的重点工程,其影响远远不止票房话题那么简单。电影局领导亦多次公开正面阐述大片对中国电影工业的意义,享受到政策性的保驾护航,符合中国国情,不足为奇,但不意味着不会有反效果。比如数字院线之争,黄金甲片方强调市场选择的自由,但问题是,数字院线当初建设的初衷就有保护中小投资电影的公益性质,市场选择在这样的背景下面已站不住脚,欺行霸市的指责其来有自。

 

  创作者往往委屈,尤其制作了三部大片的张艺谋,他的每一部大片其实都颇有诚意地吸取了一些评论的意见。比如《黄金甲》与《英雄》在主题上的完全相背,矛头直指统治者。但批评仍然刺耳,恶搞依然“猖狂”。

  这是因为诞生于新世纪的中国式大片,身上带有那样明显的当下中国的胎记。它被当成一个过渡的载体,对现实的愤怒与不满,对威权的不屑与厌弃,都情不自禁地发泄于此。这也是有中国特色的观看,看一部大片太沉重。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