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张钰让我想到  

2006-11-27 14: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在等张钰的第三部录像,不过今天看到新闻说,前两部已经被封了。
本来前两天一直在想,张钰公布的录像带似乎可以视为影像民主的里程碑。
有这个想法是看了《南方周末》的关于张钰的访谈。
 
(顺便插播一下对这期周末的看法,是近来最好看的一期,也许是因为既有张钰,又有黄健翔。
黄健翔事后居然又来了一次激情表演,让人觉得很搞笑。
本来看他在周末里说要明星要抵抗媒体欺负之类已经觉得很搞笑了。
原来吴月花就是吴虹飞,哈哈,“扫黄先锋”
本来黄健翔的激情表演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越来越搞笑但越来越无趣,
好在吴虹飞那张“扫黄先锋”的照片,让人感觉幽默在这个世界的幸存。
搞笑而不幽默,我想是中国相当多的人的状态,
这些人或者生活在央视里,或者只能看央视,
现在黄离开了央视,我对他的看法就像对那种在罐头瓶里长成的猫一样悲观,
搞笑是一种悲剧的生活状态。
尤其是他们这样不自知,这样暴跳如雷。
记得昆德拉似乎对这点说得比较透彻。)
 
说回张钰那篇访谈,用明摆着的无耻对着潜在的无耻,
明显一种争夺话语权的口气。
不过我没有想到,这种夺权竟然是从她第一次就开始了。
她第一次就拿起了摄像机。
我经常听人说因为DV的普及而对影像的民主化充满了乐观,
不过一直没有很直观的感受。
可以这次张钰让我有了这样直观的感受,
她自己扛起了摄像机,让镜头为自己说话,
而不是通过镜头把自己变成一个被欣赏的物体。
她公开的录像里,公众津津乐道的不是她的身体,
而是那些导演的身体,比如那个秃头……
也许是一个不恰当的联想,
我想起看艾晓明的纪录片的感受,
她说,她要提供一个为村民说话的摄像机。
看《中原纪事》,她的摄像机也表现出明显的立场,
她的摄影机在为那些在绝境中挣扎的艾滋人群说话。
影像的权利,曾经因为摄影器材的昂贵,而自觉不自觉地成为掌握资源的人的说话工具,
现在,影像民主化的物质基础已经实现。
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可以拿起摄像机为老百姓说话,
一个女演员也可以拿起摄像机为自己说话,
他们都可以让自己的镜头成为对话的一方,
强势或弱势的绝对性被打破了,
张钰也可以坐在谈判桌旁边了。
不管怎么样看待张钰这件事,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就像把一个人的内脏翻出来摊开一样,
是这个世界最不堪最凄凉的时刻。
印象中《卡拉马佐夫兄弟》里哥哥向阿辽沙忏悔时说到“广场后面的小巷”,
张钰让我有一种到此--“精神上的无形的小胡同”--一游的感觉。
读过陀氏小说的人,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觉得,
张钰多像陀氏小说里的有一类人物,
有病,弱,对世界充满了恶意……
只有这个世界里没有梅诗金式的人物,
没有救赎。
没有泪水。
只有喧哗。)
至少可以从影像的民主这个角度解读这一事件至少积极的意义。
 
当然,最后,
张钰公布的录像带被封了,
笑我天真吧。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