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质--《青红》  

2005-06-07 00: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谢好味贡献标题

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质--《青红》

钭江明

    从《青红》一开篇的广播体操音乐声,我就知道我没法将自己归零后再来看这部电影。
    2005年,中国电影好像突然开始了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复制。无法回避“怀旧”的嫌疑,我也经过那个年代,记忆不可避免地与电影中的这些景象串供。所以,看完《青红》我想起之前有人认为我对《孔雀》过于推崇,我有些怀疑,如果我先看的是《青红》,我对《孔雀》的观感是否会改变,而对《青红》回味不已。
    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复制,印象中始于《站台》,贾樟柯在那部电影里对那个年代野心勃勃的采样,是我在以往的中国电影里未见过的。可是到了今年初的《孔雀》,才是真正细腻地重现了我少年时期的记忆。
    广播体操音乐声中不到位的体操、露天电影迷惘而青春的银幕、录音机甜美动人的禁歌……《孔雀》和《青红》,让所谓“七十年代人”的记忆,似乎也开始在21世纪登堂入室了。而文革记忆、知青情结、还有17年之痒,都可以退居二线了。
    是不是正因为如此,我对《青红》才如此有好感?即使我也承认大家说的,两个青年演员的表演得分不多。可是我看电影的时候,基本是忽略了这一点的。而那个地下舞会的段落,洋相百出,虽说稍嫌夸张,却真真是神采飞扬。
    这好像是电影里惟一神采飞扬的段落。或者可以加上在银幕背面看《阿西门的街》的段落,两个配角似乎替创作者停留在那里,时间美好而怅惘地停滞了一分钟。
    但除此之外,就是抑郁。
    “抑郁”仿佛是新一代导演对二三十年前的时代特征不约而同的重新发现。从《站台》独居斗室默默起舞的赵涛,到《孔雀》收起降落伞终于流泪的张静初,再到《青红》从“憋不住了”变成迟滞微笑的高圆圆。
    而躁动而年轻的主人公们的对立面,也不约而同的都是家长。《青红》实际上继续了《孔雀》的中国版“疯癫与文明”模式,甚至连母亲的职业都一样是医护人员。只不过后者是母亲充任冶疗疯病(张静初骑着单车带着降落伞飞是她最神采飞扬的时候,也是被认为疯的时候)的角色,而在《青红》里,父亲扮演了一个疯狂偏执的管教者。《孔雀》令人产生的疯人院的联想,在《青红》里,我们联想到的是监狱。
    父亲对女儿的贴身看管已是再明显不过的比喻。高圆圆与她的伙伴们,或者说,我们,就是那个时代的人质。惊回首,我们是在这样抑郁的时代氛围中度过了本来就惊涛骇浪的青春期,我们至今总算保持了相对完整的人格,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而我们的伙伴们,大半被磨掉,少数疯了,个别被枪毙。这真是有中国特色的阴翳之美。有别于日本文化的阴暗的美丽,我们的时代,兀自在一片灰暗的色调中美得让人寒心。
    不过《青红》在片尾表明,它要献给的却是似乎造成了高圆圆们悲剧的父辈。事实上,从英文片名“shanghai dreams(上海梦)”已经可以看出创作者希望表现曾经因为青春冲动背井离乡的上一辈的返城之梦。而因为两代演员在表演上的落差,也无意中促使本片将重心移到父辈身上。父亲姚安濂扮演的是看守者的角色,但他们又何尝不是时代的囚徒。
    电影自始至终,这位看守者实际上一直偏执于逃亡之梦中。当年青春的热血不小心被时代所拐骗,令他们来到这个偏远的城镇。可是当一个时代的迷狂结束之后,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更像是投案自首的囚徒。而作为上个时代合格的囚徒,他们被成功地灌注的却是看守的气质。怀着上海梦北京梦的父辈们,兼具逃亡者与看守者的双重身份。也因为这种矛盾的人格,才使得他们把爱变成了摧残,既承担着这个社会的受虐者角色,也担当着施虐狂的重任。尽管开始发生了重大的社会变革,但他们仍然不自觉地与整个社会遗传下来的性压抑共谋。
    直到结尾,他们秘密登上离开这个小城的汽车,逃亡告一段落。据闻导演的创作初衷是继这场悲哀的逃忘之后接着讲述他们直到21世纪的命运。如能实现,相信《青红》会是格局开阔许多的一部电影。但可惜的是,电影被迫在这里停止了。停止于一个郁结的时代的枪声中。那三声枪响,所传递的,仍然是监狱的联想。
    一个沦为“怀旧”的电影,也就不值得这样去讨论它了。《青红》不是这样的电影,它同《孔雀》一样,都完成了对上世纪变革初期的抑郁气质的新发现。这也许得益于审查政策的放开,创作者没有沉湎于自恋的怀旧却也是重要的因素。
    或许需要警惕的恰恰是我们自己的怀旧情结,而不是《青红》。是我们企图利用《青红》怀旧,如果不成功,我们便怀疑它不具备情感的力量。就像当初不少人质疑《世界》的平乏。是我们错了。《青红》和《世界》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对过去或现在的现实进行观察。或者说,是现实错了。现实,没有情感的力量。这就是我们过去或现在的,抑郁的现实。20050604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