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接受新京报采访  

2005-04-25 11: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拉考夫,让我可以跟郑洞天的名字并列在一起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发现跟郑的回答好相似,“心有戚戚焉”,有机会一定要去拜访一下他。

::URL::当第六代浮出水面……' target=_blank<http://www.thebeijingnews.com/news/2005/0423/11@051759.html
当第六代浮出水面……
 
www.thebeijingnews.com ·2005年4月23日5:17· 来源:  
 
 
  贾樟柯的《世界》在国内院线正式上映,第六代另一位重要代表人物王小帅又传来喜讯,他导演的《青红》将代表中国内地角逐今年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世界》和《青红》,成为第六代正式亮相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获得全国媒体和观众的关注。也正是因为这种热烈的关注,引来了对《世界》的争相褒贬,《青红》在戛纳的命运也因此获得了更强烈的注目。

  刚刚浮出水面的第六代将如何面对更为严峻的市场考验?他们能否处理好审查与创作的平衡?就这些话题,本报邀请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郑洞天、北京大学艺术学系副教授李道新、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研究所副所长贾磊磊、南方都市报编委、影评人钭江明,他们从不同的专业角度给出了精辟观点。

  ■嘉宾简介

  郑洞天: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

    导演李道新:北京大学艺术学系副教授,

    电影学博士贾磊磊: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研究所副所长

    钭江明:南方都市报编委、影评人

  1《世界》公映后,票房成绩并不理想,市场认可度不高。第六代导演的作品是否存在着一个对应的国内市场群体?而票房能否成为判别第六代导演创作的一个标准?

  郑洞天:票房肯定不是惟一标准,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好归类,“第六代”作为一个群体的状况就不像“第五代”那么清晰,不少年轻导演一开始拍的都是一些文艺片,在艺术上做了很大程度的探索,市场应该有勇气支持他们的探索。

  李道新:第六代的国内观众群体仅限于少数专业人员和艺术精英,市场拓展并未真正展开。无论如何,电影是需要票房的。第六代可以不认可票房,但票房已经抛弃了第六代。

  贾磊磊:我不是很认可票房是判断导演的标准,尤其不能判别他在电影史中的地位,有很多并不是很有价值的影片卖得很好,但是它的历史地位并非相应。当然不是漠视《世界》票房不理想的事实。但我个人觉得贾樟柯在这部影片里变化很多,带有相当大程度的尝试性,这点我们应该给予认同。

  钭江明:要看从什么角度来说,对于一个电影工业来说,那当然票房就是惟一的判断标准。而且票房当然也不只是判别第六代导演的标准,应该是判别所有导演的标准。但是我想要说的是,这些标准不需要谁来提出,商业规律自然要求如此。

  但我觉得真正的标准永远都只能是电影本身的质量。电影不好,拿票房来当挡箭牌是没有用的。票房不好,电影好,那我觉得一个健全的工业是应该给这样的电影一个空间的。

  2 贾樟柯、王小帅之前的作品都以个人表达为创作主旨,而所谓的“浮出水面”后,就意味着他们的作品将进入一个工业化的体制当中,他们能否平衡好个人表达与工业体制间的关系?第六代导演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调整,以适应市场或者拓宽市场?

  郑洞天:我不赞同所谓的“浮出水面”就意味着他们的作品将进入工业化体制的这个说法,工业化这个说法是源于好莱坞电影的,中国电影很长时间都还是手工作坊似的。我认同的是他们身份的改变,可以说以前是体制外,现在成为体制内的。而投资并没有变,他们拍片的方式和自己以前的作品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片子的风格也没有太明显的变化,这是他们所坚持的东西。

  李道新:“浮出水面”并不是坏事,对于没有准备和缺乏能力的从业者来说才是死期。真正深刻的“个人表达”并不违背“工业体制”和“消费逻辑”,第六代需要以全部的才华面对世界和自己。

  贾磊磊:其实关于划代的问题,我一直不太赞同,如果按代的格局来判断,会经常有问题,因为每个个体和另外一个个体的状况都不同。同样一部影片的问题也不应该泛化或推及到其他影片上。

  钭江明:其实我觉得“个人表达”并不能概括贾樟柯、王小帅的创作,他们的作品都能够自觉地把个人表达与社会意识结合起来,并非那种任性的个人表达。一个社会没有这样的电影,虽然可能是富足的,但一定是不健全的。我觉得他们面临的不是调整的问题,而是坚持的问题。

  而且我也不认为“浮出水面”就是说他们的作品将进入一个工业化的体制当中,因为我怀疑这个“工业化的体制”在哪里?国产电影有特殊的发展轨迹,第六代导演并非在一个工业体制间产生的群体。关于“适应市场”的问题,这是中国所有电影人在电影工业刚刚开始的时期所要面临的问题,不是第六代的问题。比如换个问法:为什么要逼着田壮壮拍《十面埋伏》?不如再克隆几个张艺谋好了。为什么要把市场的压力压到贾樟柯和王小帅身上?他们在电影工业中本来就未曾占据任何优势地理位置。我们现在这样的电影市场环境,没有艺术电影生存的空间,一个片子要么哗啦上了,要么哗啦下了,即使口碑好也没地方去看,这种环境是畸形的,需要改变。与其让贾樟柯调整自己,拍他也许不擅长的商业电影,倒不如克隆五个张艺谋五个冯小刚呢。

  3《世界》公映后,评论上有一个比较集中的问题,就是影片在剪辑上比较凌乱。第六代导演的影片要公映,就必须通过审查,如何平衡审查与创作间的关系,使得作品以比较完整的状态公映呢?

  郑洞天:提到审查,以及如何平衡审查与创作间的关系,我认为这个情况很难说。说到《世界》公映,有评论上认为剪辑比较凌乱是因为剪掉好多要平衡电影审查,我认为不能就如此下结论,因为影片的叙事方式以及影像表达很多都是导演自身的选择,贾樟柯下了很大工夫对影片进行多次修改,也包括他对影片结构方式的不断思考。

  李道新:通过审查是一种能力。缺乏这种能力的创作者需要改行。

  贾磊磊:其实问题的关键不在审查与创作间的关系,而是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在表述上让普通观众明白,又使得摄影机在人群中,而不是那种架在头顶上的俯视的电影。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电影存在这两者不能真正统一的问题。希望表述方式和表述对象能够真正缝合在一起。

  钭江明:说影片剪辑凌乱,我不认为这是《世界》的问题。我甚至觉得那是《世界》有意制造的“赝品”效果,与它的主题是相符合的。

  至于审查与创作的关系,我想对于创作者来讲,永远都需要有一个自由的心灵。如果整天想着平衡,怎么能出好作品呢。我个人倒不觉得《世界》是因为审查带来了障碍。

  4 《青红》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国际电影节和欧美的艺术院线一直是第六代导演维持创作的重要依据。当第六代转为“地上”,国外的市场会不会受到影响,在评论上有没有变化?如果将重点转向国内,市场能否支撑第六代创作的延续?

  郑洞天:提到这回王小帅的《青红》入围戛纳电影节,《青红》我看了,感觉非常好,可以说戛纳的眼光总体下来是比较准的,虽然有个别的影片难尽如人意,也难以避免有时会有其他方面的考虑,比如选中《华氏911》等。但是我不主张什么影片入围某电影节了,媒体和观众眼睛就盯着获奖,不获奖倒是不应该的了,这一个是对入围影片的主创压力过大,另一个也不断助长了社会对于电影的这种奇怪的获奖狂躁情绪。包括提到什么“第六代”转为“地上”,国外市场会不会受影响,评论上是否有变化,我觉得这都是中国人或者是媒体在戴有色眼镜,在这一点上我们国内的媒体有这个责任正确客观地表述和评价。

  李道新:“影展迷狂”是第六代和中国电影批评踏入的最大误区。不是市场能否支撑第六代创作延续的问题,而是第六代创作如何学会走向市场的问题。

  贾磊磊:说到第六代转为“地上”,国外市场会不会受到影响的问题,我认为有一些误区,“第六代”导演拍摄影片的渠道其实和所有影片一样,一直是在电影体制内,没有那些铺天盖地的宣传,没有受到那么多的重视,我并不认同他们是在“地下”

  范畴里。“第六代”的概念也并不等同于“地下”的概念,笼而统之地强调“地下”的概念其实特别不利于他们的生存。

  钭江明:说“地下”是第六代在国外市场的主要卖点,我觉得这种说法是低估了国外观众的智商。即使转为地上,只要他们的作品本身不发生根本变化,在国外的市场与评论应该也不会发生变化。短期内我不是很看好“市场支撑第六代创作的延续”。

  不过从今年的情况看,第六代的创作环境发生了好的变化,我预感他们会再创辉煌的,只要创作的自由度能够继续得到保证。

  采写/本报记者 张悦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