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搜索得来,去年就报道过的事  

2007-07-20 16: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州人贩拐卖农民工以每人350元卖到黑窑(图) 
 
 
时间:2006年08月03日14:19 

警方捣毁两个“农民工中转站” 

郑州火车站有人专骗农民工,以每人350元卖往黑窑场

大河网讯7月15日,一个东北青年向本报反映,两个多月前,他来郑州误入传销团伙,醒悟时已身无分文。正当他在郑州火车站附近找工作时,又被卖到了黑窑场,费尽周折才逃了出来。

经记者实际调查,揭开了有人层层加码倒卖农民工的骗人黑幕。 
 
 
原来,农民工先是被人以提供工作为由送往一个“中转站”,然后又被卖到急需用人的黑窑场。被卖农民工的身价也随之从200元变成350元。

警方接报后,捣毁了两个倒卖农民工的“中转站”,并从一家黑窑场解救出多个被骗农民工。

[投诉]火车站找工作被卖黑窑场

“我是从黑窑场逃出来的,里面实在太可怕了,干活慢点就挨打,实在受不了才逃了出来。”7月15日下午,一个小伙子来到本报投诉。

小伙子说他叫李海,辽宁人,19岁。两个月前被人骗到郑州搞传销,结果身无分文。因无法回家,就到火车站附近找工作。

就在其一筹莫展时,两男两女走过来与其搭讪。

“小兄弟,愿不愿到我那儿上班?如果好好干,一个月能挣2000元。”一中年妇女说。看李海有些动心,4个中年人便一起做其思想工作。

几分钟后,李海就跟4个人来到城南路和南顺城街交叉口一个小院。小院里一个40多岁的妇女热情地接待了他。带他来的4个人和该妇女低声嘀咕几句后离开。

随后的两天里,小院主人一直安慰他不要着急,她会帮其找工作的,保证每月都能让他拿到工资。

第三天晚上10时,小院主人突然喊道:“收拾一下马上走,有个工厂急需人。”李海和另外3个农民工被带上一辆面包车。

“我们上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有4个人了,车里挤得透不过气。”李海说,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四人被拉到一个窑场。因为天黑,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

在窑场一天要干10多个小时。七八个四川男子整天守在窑场周围,干活稍慢点就会挨打挨骂。有一天,李海要逃离窑场,被看守发现后,让他跪了一天一夜。

“这就是一个星期前,因我干活有点慢,被窑场看守的人用皮带打的。”李海卷起裤腿,露出腿上清晰可见的淤血。

不堪忍受当窑工的痛苦,7月13日夜,李海和另一个工友便趁窑场看守人熟睡之时,趟过窑场旁边的河成功逃离。

[调查]“我们这里就是个中转站”

“我当时就是从这儿被送到黑窑场的。”7月17日中午,李海带记者来到城南路和南顺城街交叉口附近的小院子,只见锈迹斑斑的红铁门紧闭。

敲了几下后,一40多岁的中年妇女出来开门。记者以租房为名进入院内,中年妇女称楼上有一小间房可以出租。

7月18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小院,一男子正躺在二楼阳台的折叠床上休息。男子自称是兰考县人,今年49岁。当天上午,刚到郑州火车站附近找工作,几个中年男女就围着说可以给他介绍一个弄瓷砖的工作,一个月工资800元左右,他啥也没想就跟着到了这里。

这时,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走来将该男子支走。

随后几天,记者不断以看房子的名义跑到“中转站”。多次接触后,院子里的人对记者放松了警惕,渐渐和记者无话不谈。

第一天见到的那个青年男子说,他叫刘正伟,南阳淅川县人,小院子是他母亲租来的。“其实,我们这里就是一个农民工中转站。”

刘正伟的母亲自称周静(后来警方证实,她叫周景焕)。7月21日下午,记者故意表露欲投资砖窑场,苦于找不到工人,周景焕问:“你要多少人?包在我身上。”记者说:“估计要二三十人。不过现在工人比较难管理,能不能找些好管理的?”

周信誓旦旦地对记者说:“这个你放心,我会严把质量关,绝对让你满意。”


[目击]9个农民工卖了3200元

 

郑州火车站,又一个农民工(背包者)被带走
 
 

被骗的贵州少女向警方反映情况。
 

7月24日早上7时,记者借考察市场名义,跟着周景焕到开封市水稻乡送农民工。早上7时整,车牌号为豫ADJ378的长安之星面包车停在了“农民工中转站”门口。

“快点收拾东西上车,时间来不及了。”“中转站”里的8个男农民工和一个女农民工听到周喊,陆续挤到面包车里。

“不是10个吗,咋少了一个?赶紧去找找。”周清点后说。5分钟后,因为没找到少了的那位农民工,周脚往地上一跺说:“妈的,又跑一个。”

当日上午9时40分,豫ADJ378面包车停在了开封市水稻乡马庄村村口。20分钟后两个接农民工的四川人出现。双方见面后,其中一四川人在路边的小商店,当着记者的面儿,把3200元钱交给了周。周景焕说:“本该3150元,这次就不找了,下次少要你50元钱。”另一个农民工从路边租了一辆车牌号为豫B39333面包车,两面包车并排停稳后,负责看守农民工的穿白衬衣男子,迅速将豫ADJ378车车门打开,把车上的农民工转到豫B39333面包车上。交接完毕后,豫B39333面包车开车离去。

当天中午12时,窑场的负责人给回到郑州的周景焕打来电话,称一个驻马店籍农民工要走。“那跟我没有关系,反正货(指农民工)我给你送到了,能不能把农民工留住,就看你个人的能力了。”周景焕边接电话边挥着手。

电话挂断后,她说:“其实窑场农民工‘成活率’(指留在窑场干活的农民工率)比较低,最高不超过70%。”

当天下午3时,窑场的老板再次致电周景焕,说送到的9个农民工有3个要离开,但都被制止。

[行业利润]卖个农民工获利百余元

“农民工中转站”老板周景焕的儿子刘正伟是她的帮手之一。周景焕说,她1996年到郑州,到一个亲戚的窑场帮忙。那时因窑场效益可观,1997年她就和丈夫开始承包窑场。到2003年时,由于窑工越来越难找,而且窑场的赚头也下降不少,他们就不再承包窑场了。

“承包窑场的时候,我经常在郑州火车站附近找农民工,发现很多窑场都缺人,也经常在火车站附近找。一些窑场因找不到农民工,就掏钱请人专门在火车站周围找。我发现这一行业利润很高,2003年放弃承包窑场后,就开始干起了这行。”周景焕说,刚开始,她找到农民工后,直接跟郑州周边几个县市窑场负责人联系,联系好后把农民工送过去,一个农民工能挣200到300元不等。

为能在竞争中立足,2005年周景焕试着成立了“农民工中转站”,据她所知,与其同时成立的至少还有另外三家。

为了压低农民工进价,几家“农民工中转站”曾专门召开碰头会议,达成一致意见后,从“农民工贩子”手上进货价定在了200元,出售给窑场的价格是300元。周景焕说,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农民工批发站”的生意越来越稳定,而且农民工的价格也比较坚挺,“从没有哪家‘中转站’私自调价,扰乱市场秩序”。

周景焕说:“每年9月之后生意就进入淡季,基本就没啥生意了。每年春季是生意旺季,窑场需求量大,农民工的收购价格就会上涨,一般250元一个,卖到窑场的价格是350元到400元一个,生意高峰时期一天都可卖二十个农民工。”周景焕说,一年算下来,每天平均也就送五六个农民工,一年也就收入10多万元。

“其实‘农民工贩子’也比较辛苦,他们也挣不了多少钱,有时几天还送不来一个‘料’,有时为抢夺一个农民工,还发生争吵甚至打斗。”

[记者举报]警方捣毁两个“农民工中转站”

暗访过程中,记者在这家“农民工中转站”认识了被骗的贵州少女郭蓉。并帮郭蓉给家人打了求助电话。

昨日上午9时15分,贵州省大方县两位刑警和郭蓉的叔叔在郑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吕警官陪同下,到本报了解情况。10时20分,记者到郑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配合办案,12时30分,郑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派出3位民警,协同东大街派出所的8位民警一起奔赴“农民工中转站”。

12时32分,经过确认,十多位警察冲进周景焕的“农民工中转站”,控制了周景焕和其儿子刘正伟,并解救了9个受骗农民工。

12时45分,五六位民警在记者带领下,来到位于郑州市后阜民里的另一家“农民工中转站”,控制了该“中转站”的3个负责人,解救了4个受骗农民工。

昨日下午1时,郑州市东大街派出所叫来一辆大车,将两个“农民工中转站”里的18人带到派出所。

山东曹县的男青年李大宝也是一个受骗者,7月24日,其父李顺起接到记者电话后,准备次日就到郑州接儿子回家。但是就在其动身来郑前,李大宝已被卖出。昨日,李顺起到郑州市东大街派出所报案。目前,该派出所已经对此展开调查。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