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石头”讨论会  

2006-07-17 18:50:47|  分类: 大豆观影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四,正佳飞扬影城,本报参与主办的一场讨论会。
香港八位导演奔赴广州看《疯狂的石头》、《天狗》
(那天不是我签片,不然不能让“著名影评人钭某”出现在本报上。我是作为媒体代表参加的这个讨论会,影评人都不敢称,还著名。)
另外在会上的发言其实最主要是想针对雅荻的这种谬论,“首先,《石头》证明了对于商业电影来说,眼下影片创作的自由度和尺度已经足够http://fours616.spaces.msn.com/blog/cns!F72EAC99207C01DF!644.entry”这个言论很危险。的确目前电检颇为宽松,不过创作的自由度和尺度怎么能说足够呢?
要救中国电影,根本还是要寄望予中国政治文明程度的提高。电检制度要改甚至弃。
不能有了宁浩做标本,就可以放弃对创作自由的呼吁了。
可惜记者没把我的主要观点写进去。
 
南都超常规的推荐《疯狂的石头》,如今石头的票房过了千万。虽然有人说这要感谢南都,但我们还真不愿领这种功劳。一是电影自身还是有足够的吸引观众的元素;而更关键的是,中国电影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要靠媒体大力推荐才能获得好票房。媒体是局外人而已,负责观察报道。
而对于“石头”的报道,尤其那封信,真是只是媒体人中对电影太有感情的人的特例。这样的事情,他的背景是畸形的中国电影惨状。
而其实我们是多么想平心静气。
但前提是,中国电影得正常起来,得好起来。
太远的远景。
 
“石头”讨论会 - emaildjm - 岸边

雅荻:

July 18

自我批评一下
被howie称为“史上最善良影评人”的大豆点名批评我了,哎呀,这回丢人丢大了,不过没办法,人家批评得对,这个得承认,前因后果在这里
 
简单说,大豆认为
要救中国电影,根本还是要寄望予中国政治文明程度的提高。电检制度要改甚至弃。不能有了宁浩做标本,就可以放弃对创作自由的呼吁了。”
 
因为我说:
《石头》证明了对于商业电影来说,眼下影片创作的自由度和尺度已经足够。
 
我说的话显然是很有问题的,但当时自己更多表达的是一种发现《石头》欣喜的心情,关键是对有些只呼吁放宽审查政策,但同时又拿不出过硬作品的创作者的一种反证。或许只有通过一部又一部《石头》这样能刺激到、触及到审查政策,通过一部部的作品来不断推动国内审查政策的逐步开放。
 
自己更多是站在创作者角度去体量,这里的确缺少了大豆做为媒体的敏锐性和尖锐性,但我的确没有主张“放弃对创作自由的呼吁”的意思,因为那毫无疑问是错误的,我自己显然明白这个道理。
 
在我看来,自己做为行业中人,我的最大义务就是促使更多质量过硬的电影作品被制作出来。“呼吁”一事,是我的职责,但不能成为我的第一要务,毕竟自己不是全然的媒体身份。
 
另一方面,我之所以说出前面的错误观点,也证明了自己的确是一个面对现实而又过于悲观的人,因为我不太相信在国内短时间内现实会产生立刻的巨大转变。
 
我相信,电检制度的放开一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一个从默认到正式许可的过程,这实在是太中国特色了,但只能去面对。
 
话说到最后,在眼下的现实情况下,如果让做为一个投资人,是选择拍《石头》这样的电影呢,还是应该投资拍《颐和园》这样的电影?说实话,如果是我,我个人的选择会是前者。
 
但这并是说我不尊重像娄烨这样导演的作品,恰恰相反,看完《颐和园》我完全被导演的勇气和气魄所折服,但正是因为影片的优秀,甚至伟大,反而无法让更多的国人能看到这部电影,反而甚至导致了相关政策审查的缩紧。
 
换句话说,是卧薪尝胆?还是玉石俱焚?
 
原来我做的是一个很现实的选择,即使是苟且偷生,但也一定要同时努力前行,我坚定的认为《石头》对电检政策的放宽是有积极意义的,也坚定的认为,积极的投入到制作更多的《石头》中去,与单纯的呼吁和媒体倡议一样有着积极的意义。
 
谢飞老师曾经说过,中国电影一日不立法,他一日不拍电影。我心里着实佩服的,但我总不希望,中国所有的导演都向谢飞老师学习。
 
从这个意义上,我才会讲,少抱怨一些电检制度,多“搬来些《石头》”来吧。
 
该检讨的检讨,该解释的解释,希望大豆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Add a comment |Read comments (1)
2:34 AM | Permalink |Trackbacks (0) |Blogit
CommentsPrevious | Next
“石头”讨论会 - emaildjm - 岸边“石头”讨论会 - emaildjm - 岸边
本来昨天写完那篇blog还想给你发个MSN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回应。呵呵。
其实针对你这样说还有反省自己的意思,昨天写得匆忙随意没有补上,现在刚好补上。
这次看《疯狂的石头》的心情跟几年前看到《寻枪》时的心情有很多相似之处,当然两部片不同,两个导演也很不同。记得当时写过一篇欢欣鼓舞的文字,鼓吹要克隆十个陆川。
今天回头看,我感到自己是盲目乐观了,纵使有一百个像陆川--如今还有宁浩,其实现在有一批这类有才情的导演--这样善于走钢丝的导演又如何?中国电影千疮百孔,浑身是病。南方周末的报道说宁浩有一篇讲中国电影病况的论文。
脑袋被禁锢住产生的后果是可怕的。我也不认为对于商业电影就足够了。这次座谈会上吴思远讲得蛮好的,他说你看电检只开了一个小口子,我们就看到这么有活力的电影出来。
想一想放开会怎么样吧,该是怎样活力充沛的局面。
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的,极端点说,电检再严格,都有可能有优秀的电影产生出来。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说,既然有这么优秀的电影出来,那么就可以说明电检的自由度是足够的呢。
为什么不反过来想,如果电检再放开,《疯狂的石头》会不会更自由更疯狂更放肆更酣畅呢?
中国电影的根本希望在于中国政治文明程度的提高,不然的话,石头的疯狂还将只是一个特例。
话说回来,我只是从理念上这样讲,从实际操作层面上讲,面对现实我其实只能够无言以对。
 
Published By大豆 - July 18 11:13AM
  评论这张
 
阅读(75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