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日志

 
 

晚安,王小峰--《各位觀眾晚安》  

2006-04-21 12:24:19|  分类: 大豆观影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觀眾晚安(佐治·古尼 美國 2005 黑白 93分鐘)
香港国际电影节[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9:00 PM 16-Apr-2006]
晚安,王小峰--《各位觀眾晚安》 - emaildjm - 岸边晚安,王小峰--《各位觀眾晚安》 - emaildjm - 岸边
本来以为《各位观众晚安》会是一部让我看了心怀义愤的电影,
诸如当演到在麦卡锡之流的压制下,传媒人士如何艰难斗争的时候,流下愤怒的泪水,
没看之前,我是这么预想的。
这样愤懑以至抑郁的泪水,我是流过的,三年前,两年前,
以及,半年前。
《各位观众晚安》,讲的应该算是美国新闻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是麦卡锡时期人人自危的那些晚上,
霍霍,让我与他们发生一些共鸣吧。
应该是一种可笑的安慰吧,
有时候我会这样情不自禁地去寻找,
为那些愤懑抑郁的泪水寻找出路。
不过这次没有。
我看到的是什么,
是一个令我,相信也令广大传媒中人羡慕不已的环境。
他决定向麦卡锡开战,
他于是就开了。
因为民心所向,
他于是就赢了。
哪里会愤懑,简直是大快人心。
除了有一个未出场的人,
忘了他的名字,好像叫鲍德仁吧,
是一个右翼评论家。
电影里的人念他写的那些语句时,
我觉得像是踩着一条冰冷而洋洋自得的蛇,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粘稠的厌恶与愤怒。
三年前我的同事遭遇不幸时,在论坛里见过很多这种帖子。
后来去XCB学习,才知道其下专门有个科室组织这样的言论上网。
用一句熟悉的话来说,是拿了***的卢布。
最近的一次感受到这种厌恶与愤怒,
却是看了王小峰在本报的一篇访谈。
 
“  南方都市报:譬如3月8号的“中国博客门”事件。
  王小峰: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对德国之声的记者说,都是你们惹的祸,如果不是你们给我颁这个奖,我自己天天把博客开了关、关了开,外国人也不会关注我。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是我的个人行为,我不代表任何立场和背景。
  南方都市报:你是真的没有预期到那些后果吗?
  王小峰:都是我预料到的,我10几天前就策划好了。我就知道西方媒体会炸锅,我太清楚他们的心态了,就是为了故意耍他们一下的。谁让你们在中国没记性,老是不客观地看待中国现实。既然解释都是徒劳,还不如给他们实际的教训。我本来打算关很长时间,但不到24小时,我就发现世界各地都有了报道。我以为就中国媒体无聊,没想到全世界媒体都一样无聊。那天我收到了几十个电话和短信,基本上都来自于使馆区一带,我都没有接听。路透社的人说:“你不接电话,我无法核实。”无法核实就能胡写吗?什么逻辑?
  南方都市报:你认为西方媒体因此吸取教训了吗?
  王小峰:至少他们不会再对我这样了。有人说我关博客是为了测验自己的影响力或者哗众取宠,我理解他们的这些误解,他们是不知道我在那之前跟西方媒体打交道的过程,他们对我的骚扰已经让我很反感,我就想找茬治治他们,让他们提前过一次愚人节。
叫我以后还怎么相信路透社?
  南方都市报:在关博客事件之前,其实已经有《小强历险记》的经验了。
  王小峰:大家都把《小强历险记》叫博客电影,实际上称之为家庭DV更合适。我是没有想到路透社在没有采访我的前提下,胡乱地写了一篇关于《小强历险记》的报道,他们又不是没有时间和机会采访我,而是去采访了一个身在纽约的人。我以前很尊敬“路透社”这三个字,没想到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叫我以后还怎么相信路透社?
  南方都市报:这两个事件并没有给你带来麻烦。
  王小峰:这正好可以让西方媒体看看,你们认为我的博客过分,但被你们那么报道之后,我并没有沾上任何麻烦,这说明你是在用上个世纪6、70年代的落后眼光在看中国。外国媒体在采访我的时候,问我很多政治问题,让我没法回答,我是一个文化、娱乐记者,为什么不问问我文化、娱乐方面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你从此以后还接受西方媒体采访吗?问题是,不沟通会加剧误解。你不觉得改变他们的成见也是特别有意义的事情吗?
  王小峰:一开始我还非常客气地愿意跟他们沟通交流,把我作为一个媒体工作者所了解的中国现状告诉他们,但你说得再准确,翻译的人翻译得再准确,他们写出来的都是他们的主观感觉。后来我基本上把西方媒体的采访都回绝了。我吸取一次教训就够了,除非中国变得特别强大,否则没有任何方式能改变西方对中国的偏见。
  南方都市报:你怎么看那些为此无比生气,上当感无比强烈的中国人?
  王小峰:那些人也是神经病,我关博客干他们何事? 他们在网上都觉得自己是主持公道的警察,而且道德标准是双重的,永远无法接受别人的批评。
  南方都市报:你认为应该建设网络道德?
  王小峰:网络的环境应该好一些,总比乱哄哄要强。网络上人人都戴着马甲,唯一的办法是靠大家自觉
 
如果说五十步笑一百步是一件可笑的事,
那么一千步笑五十步就是一桩可耻而荒谬的事。
所谓的“中国博客门”事件,发生在3月8日。
一个在媒体从业的人,相信都知道在这个时间的不久前,
在我们的身边发生了些什么。
是谁“没有记性”,
狼刚刚来过,
受害者的血痕犹在。
就有人学小孩子没心没肺地在山坡上喊,
“狼来了!”
之前并未太留意这件事,
原本以为只是两个娱记无聊之余的哗众取宠,
之后也就付之一笑,
我们身边荒谬的事太多。
可是半月前在自己的报纸看到当事人细细解读自己的动机,
“都是我预料到的,我10几天前就策划好了。”
我确实有这样一种感觉,
一条冰冷而洋洋自得的蛇,
令我感到厌恶与愤怒。
在互联网上搜索之前的英文新闻,我找到了被广泛转载和被王小峰指摘的那条新闻原稿:,涉及到求证本人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Wang and Yuan could not be immediately reached for comment, but another outspoken blogger decried expanding censorship.(王小峰这样反驳:“路透社的人说:“你不接电话,我无法核实。”无法核实就能胡写吗?什么逻辑?”)
"I lament the demise of the blogs of these two political cynics," said Michael Anti, whose own blog on Chinese politics was shut down under government orders.”
我不知道这条新闻怎么就成了假新闻?
王小峰说,“你说得再准确,翻译的人翻译得再准确,他们写出来的都是他们的主观感觉。”
他是说他自己吗?
一个应该读过马克思主义关于新闻的论述的人应该知道,
新闻的真假是动态的,
一开始报道的新闻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很可能是不完整的,甚至是错误的,但在接下来的追踪报道中,新闻事实就可以得到更加完整更接近真实的表述。
这是一个媒体从业人员应该了解的最基本的新闻常识,
路透社明白,所以事后路透社出了更正的追踪新闻报道,
http://uk.news.yahoo.com/18032006/80-91/blogger-declines-comment-reported-hoax.html
这是十天后的更正消息。
而三十天后,王小峰依然洋洋自得地在他的访问里大谈西方的偏见,西方的落后眼光,
像一个民族英雄,尽管他自己说:“I've never considered myself a hero.”
王小峰得出两个结论:
一个是“除非中国变得特别强大,否则没有任何方式能改变西方对中国的偏见。”
我不想说什么,我感到的羞辱,在这篇博客的第三段里已经描绘得很清楚了:
http://www.anti.blog-city.com/1634657.htm
一个是“应该建设网络道德,网络的环境应该好一些,总比乱哄哄要强。”
在建设网络道德之前,
先把做人的道德建设好,把一个媒体中人的道德建设好。
一段时间以来,新浪博客骂声太多,确有些乱哄哄。
很可惜我自己也要加进一些骂声。
这本不是我做人的风格,
可是,面对这种哗国际媒体之众取XCB之宠,
居然还不知反省洋洋自得,
俨然一位挑战路透社的权威,
这样无聊与无耻齐头并进的事,
我确实无法沉默和冷静。
 
或者让我学习一下莫洛的沉着冷静,
我知道这真是东施效颦。
晚安,王小峰。
  评论这张
 
阅读(268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