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边

钭江明的博客

 
 
 
 
 
 

美术常识--兼与张晓舟商榷  

2014-1-27 23:16:58 阅读7628 评论6 272014/01 Jan27

这篇东西本来早就写了,只不过因为懒得争吵,就没有发出来。不过近日张晓舟在他的文章里不点名攻击我“与其说这是为了正义,还不如说仅仅是因为一个基本的美学常识:抄袭和戏仿的区别。政治立场和思想立场,不能掩盖美学常识。”于是重新把这篇翻出来,来说说我所理解的美术常识,以及常识。看看是谁企图以美学常识之名掩盖常识。

夏健强的画被指抄袭几米,攻击者用词刻薄,不仅忽略了在绘画领域学习与传承的存在,更忽略了不可复制性是正是艺术作品的特性之一。假设一幅艺术作品的价值可以通过抄袭而获得,这显而易见是荒唐的。

我们可以先看一下艺术史上若干著名的“抄袭”案例:

一、学过国画的人大概都知道有一本不可不“抄”的《芥子园画谱》。这本画谱诞生于清代,系统地介绍了中国画的基本技法,问世数百年,至今仍然是国画爱好者的必“抄”之书,包括大画家齐白石、潘天寿都是照谱学画的受益者,终徒成大师。如果按照攻击夏健强的画为抄袭的逻辑,即仅因构图要件学习了几米作品便视为抄袭,那么自古以来的中国国画大师均可视为抄袭之徒。

不妨看看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的松鹰图:

八大山人:松鹰图

齐白石的松鹰图:

潘天寿的松鹰图

都是老鹰站在松树上。因为网络搜索条件

作者  | 2014-1-27 23:16:58 | 阅读(7628) |评论(6) | 阅读全文>>

无知、傲慢与勇气 --答韩福东兄  

2013-10-10 23:39:17 阅读11726 评论65 102013/10 Oct10

无知、傲慢与勇气

--答韩福东兄

BY钭江明

1、

正文之前,也学韩兄,讲一个刚读到的圣经故事。

《旧约?民数记》是我读得最艰难的一段,原因在于信仰与常理之间的巨大沟壑。这沟壑是题外话,不在本文展开。我只说其中巴兰的驴子的故事。话说巴兰骑着驴子赶路。驴见到耶和华的使者手拿拔出来的刀,就从路上跨进了田间。巴兰便打驴要叫他回转上路,使者又站在葡萄园的窄路上,驴看到使者就贴靠着墙,结果挤伤了巴兰的脚。巴兰又打驴,使者又往前去,驴子干脆就卧倒了。巴兰怒极,驴就开口说话:“我做了什么让你打我三次呢?”巴兰说,“你戏弄我,我恨不得把你杀了。”驴又说,“你从小到大都骑着我,我什么时候这样对过你?”然后耶和华让巴兰眼目明亮,于是他就看到耶和华的使者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吓得扑倒在地。

须知巴兰在历史上是可以与神沟通的人,他为谁祝福,谁就得福,他咒诅谁,谁就受咒诅。可是居然连自己骑的驴都看到神在眼前了,他自己却有眼不识真神。这是多么反常的事。

昨晚读圣经,刚好读到这里,心里不禁恨恨,韩福东啊,韩福东,我一头驴都看到了神,你却为什么却不见呢?我只是一个搞时尚娱乐的,你可是南都首席记者啊。正如在韩福东兄回应我的文章里提到的“荣耀与职业空间”。我虽然在前两篇文章没有提,但私下里,我一直觉得韩福东对时局的见识是我望尘莫及的。夏俊峰案之后引发的争议中,相当部分是显而见之的付费舆论,不值一哂。而韩福东的言论(我在第一篇商榷文字里称为第三种舆论)毫无疑问是属于所有认真思考的人都应该认真阅读的。但居然发生了(我以为)如此严重的偏差,所以我才如此唐突了多年同事情谊,一而再再而三要跟他辩论。

作者  | 2013-10-10 23:39:17 | 阅读(11726) |评论(65) | 阅读全文>>

批评还是维护?--再与韩福东商榷  

2013-10-9 8:32:19 阅读12281 评论33 92013/10 Oct9

批评还是维护?--再与韩福东商榷

BY钭江明

在上一篇与南都首席记者韩福东商榷的文字中,我质疑韩福东对陈有西等律师撰写的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这么重要的材料重视不足,不过我把自己的文字发出来后,随即有网友贴出韩福东的第二篇文章《负数的司法》,所以我需要纠正上篇商榷文字的这一部分。

但阅读完这篇《负数的司法》,虽然作者声称写作此文是为了针对负数的司法,但我仍对该文多处有疑虑,所以不惴冒昧,再度多嘴,求教韩福东兄。

文章第一二段表述:“城管想要暂扣他们烤串用的液化气罐。夏俊峰拒绝,而后发生冲突。”“接下来的描述像一个罗生门。分歧在夏俊峰是否被城管殴打。夏俊峰是一个火爆脾气,他打开液化气罐的阀门,宣称要同归于尽。冲突中,他的鞋底被踩掉在现场,城管给他妻子留下了一纸罚单。夏俊峰口袋里揣着一把刀,和液化气罐一起去了城管办公室。”

以下为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对同一时间发生的事件进行的描述:

“当时上来十个人围着打我老公,我上前护着他,一个人把我拉了出来,我一下跪倒在地。”张晶说。

  张晶称,当时她跪着大喊,“别打了,东西都给你们,别打了。”

  “执法的人扯着小伙的脖领,边打边推,还用脚踢。”当时路过现场的尚海涛对记者说。

另有多名目击者向记者证实,他们现场目睹夏俊峰遭到殴打,并被执法人员拽上执法车带走。”

值得注意的是

作者  | 2013-10-9 8:32:19 | 阅读(12281) |评论(33) | 阅读全文>>

夏俊峰案已完结了吗? 从悲剧出发  

2013-10-8 15:04:05 阅读23551 评论34 82013/10 Oct8

夏俊峰案已完结了吗? 从悲剧出发--与韩福东商榷

BY 钭江明

夏俊峰案以夏俊峰被执行死刑作结,舆论喧然。截然对立的两派意见之外,南都首席记者韩福东的文章《夏俊峰案已完结,但悲剧仍未解》,赢得部分自诩冷静客观者的赞许。

例如前南方周末名记,壹读传媒总裁林楚方,央视《新闻调查》记者王志安,以及经济学者如薛兆丰,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派别铅笔社理事李子旸等都以转发表达了对韩福东这篇文章的赞赏。

把夏案解释为激情杀人,将对夏的同情与对若干年前的杨佳袭警案收获的同情等而划之来批判,从而对舆论中的民粹倾向产生警惕,并挞而伐之。这似乎可以视为有关夏俊峰案的第三种舆论。韩福东的文章则明确提出,“将夏俊峰杀人事件抽离出具体的个案,变成小贩对城管暴力的反抗,似乎就赋予了杀人者以正当性。这种泛政治化的解读,不仅流于民粹,也消解了司法的存在价值。”结论很正确,在喧嚣的此时此地,我们面临的陷阱很多。不仅需要反抗纯粹的恶,亦需警惕立场为先的民粹思潮。在夏俊峰一案引起的众声喧哗中,诚然需要韩福东在文中所言:“我们还是回到技术性的讨论中来吧。”

我们还是回到技术性的讨论中来吧。

1、

韩文在第一章节记述了他在2010年6月初步接触夏案所获得的印象。“那一次对夏俊峰案有了相对较多的了解后,我个人内心形成一个和媒体此前的报道倾向不同的判断,认为判处夏俊峰死刑没有问题。”

但检索夏案新闻,最重要的材料恐怕应该是夏案死刑复核律师团辩护词。这份关于要求对辽宁夏俊峰被控故意杀人案不予核准死刑发

作者  | 2013-10-8 15:04:05 | 阅读(23551) |评论(34) | 阅读全文>>

土鳖--《中国合伙人》  

2013-6-5 11:34:42 阅读43480 评论40 52013/06 June5

土鳖--中国合伙人

文:钭江明

事实上,评论《中国合伙人》并非预想中那么简单。看电影前,我已经接到几个朋友的“投诉”,对其中的成功学--这个在中国最臭名昭著又最堂而皇之的一门学问--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也许是被打了预防针的缘故,我在观片过程中果然没有太受其“成功学”之伤。

陈可辛毕竟是个非常聪明的导演,这部电影的确有很严重的成功学病症,但它被相对巧妙地掩饰了。比如成校长为拯救孟晓骏受伤的心灵,买下了曾开掉他的实验室,并冠了他的名。孟会忍着眼泪骂一句“土鳖”。不过纵然导演用“土鳖”这种自嘲来涂脂抹粉,你仍然知道电影是期望你跟着孟先生一同为他所得到的“尊重”而感动的。片中,“尊重”被抬高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位,它,似乎不是“成功”,才是这个电影膜拜的神。不过它们长得就像双胞胎,所以也就难怪在中国的机场书店常感到高度不适的人会不喜欢这个电影了。

让中国的知识分子能够心领神会的是,本片有两个情节漫画似地描绘了爱国主义群氓的蠢像。一个是在大学课堂里,老师乏味地讲述着在美国有种族歧视的严重问题,受到孟晓骏的当众驳斥,结果被爱国群氓围殴;一个是后半段,因为南斯拉夫大使馆被轰炸引发的中国反美游行。成校长同样受到性质相似的群众暴力,他大声疾呼,应该“去向那个打你的人学习,真到你变得比他更强”。但问题就在于此了,孟晓骏驳斥的老师所说的事,在接下来的情节都一一得到证实,他一再面对自己受到的轻视,这也是他之所以竭力推动新希望学校在美国上市的原因;而成校长的大声疾呼提示了这个电影给出的如何得到尊重的路径,就是“比他更强”。电影兜了一个大圈,让合伙人在精神上与其一开始蔑视的爱国群氓又汇合在了一起。

作者  | 2013-6-5 11:34:42 | 阅读(43480) |评论(40) | 阅读全文>>

我国宪法应当如何顺应世界宪政潮流?(转载)

作者:曹思源

我国宪法应当如何顺应世界宪政潮流?

曹思源

众所周知,孙中山先生有句名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今天中国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能不顺应世界宪政潮流;而要明确世界宪政潮流之所向,不能不对中外各国宪法进行比较研究。

我有幸根据中国青岛出版社1997年版《世界宪法全书》所载中国和其他110个国家的宪法进行比较研究,颇有收获。现愿选择部分研究成果,与有兴趣的朋友分享。

究竟什么是宪政潮流?这虽然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却是可以推算出来的一种发展趋势。我选取了十六个问题进行考察,以110个国家为基数,计算相关国家所占的比重(%),潮流便一目了然

1.   56%的国家宪法规定有公民投票,目前我国还没有;

2.   66%的国家宪法规定了法官的独立性,目前我国也还没有;

3.   67%的国家设有宪法监督机构,我国公民就此提出过不少建议,至今尚未实现;

4.   69%的国家承认或不禁止双重国籍,我国仍然禁止双重国籍;

5.   74%的国家宪法无序言,另有4%的国家(包括中国)宪法有一篇损害宪法科学性的序言;

6.  

作者  | 2013-1-4 17:43:00 | 阅读(5995) |评论(9) | 阅读全文>>

【转载】网易首页改版宣传片

2012-12-26 16:04:11 阅读5133 评论2 262012/12 Dec26

和每个善良的人一样,我们选择跟随自己的内心,坚持自己的选择,秉持自己的态度,只为让新闻更贴近人心!2013月1月1日,网易首页全新改版。#有态度#

作者  | 2012-12-26 16:04:11 | 阅读(5133) |评论(2) | 阅读全文>>

现实的无力感并不会改变我  

2012-9-21 16:16:27 阅读20749 评论22 212012/09 Sept21

不做空想家:现实的无力感并不会改变我

一,这期采访我们的主题是《不做空想家》,在您的思维观念里,什么是空想家?

“空想”这个词很容易就让我想到列侬那首著名的《Imagine》。在这首歌里,他幻想着一个没有国家,没有杀戮,没有饥饿、贪婪和洗脑的世界,每个人都和平友善,共同分享这个世界,听起来这似乎是一种很遥远的空想。列侬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在歌曲的尾声唱道:“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但我仍然认为列侬不是一个空想家。第一,我觉得他用他的音乐传播和分享了这个梦想,“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这就是一个音乐家的本职。他将这首歌传播给世界,让每一个听过这首歌的人内心有深远的影响。其次,列侬真的在为这个“空想”去努力。他与妻子小野洋子发起的 “床上和平运动”不正是从想到做的过程吗?这应该就是“不做空想家”的诠释吧。

二,您认为“Do it”是现代年轻人缺乏的精神吗?

在当下的中国,会有很严重的无力感的问题。不仅仅是年轻人,整个社会都有这样的问题。这种无力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对理想的嘲笑。我们经常会看到很多社会上的负面新闻,比如地沟油、毒牛奶、黑窑、血拆等等,媒体的多次曝光、所谓的严厉打击似乎都对这些丑陋

作者  | 2012-9-21 16:16:27 | 阅读(20749) |评论(22) | 阅读全文>>

我的头像。纪念他们。

2012-5-12 16:27:12 阅读5342 评论2 122012/05 May12

一开始使用网易微博时,就用了这张图作为头像。原来是在先生作主编时,准备放在2009年5月号随刊附赠。结果不得不自我和谐。但我一直很喜欢这张图。有喜欢的打开查看原图拷贝吧

我的头像。纪念他们。

作者  | 2012-5-12 16:27:12 | 阅读(5342) |评论(2) | 阅读全文>>

【卷首201203】三访韩寒

2012-3-1 16:37:40 阅读84581 评论238 12012/03 Mar1

【卷首】The last but not least三访韩寒

2009年5月,《时尚先生Esquire》第一次拍摄韩寒。当时,这位年轻人已经从80后偶像升格为“知识分子的偶像”。但编辑部内部却为韩寒是否够格当先生的封面人物吵翻了天。

想拍韩寒做封面,是因为我们为呼应五四运动90周年策划了《新青年》专题,而韩寒像是恰如其分地站出来的一位新青年代表。这当然不只是因为他全球第一博客、明星作家与赛车手这些头衔。而是顶着这些头衔的他向互联网上三亿点击者发出的青春而清醒的声音,对腐朽和僵硬势力的挑战,对敏感话题和公共维权事件的不缺席之姿。2008、09这两年的韩寒,一再提醒并使我们确信,互联网时代业已抵达中国,并且不可逆转。这实在令人振奋。

反对意见则说,韩寒太年轻,与先生的高端精英定位不符。甚至有编辑提出,如果非要上韩寒,那最好跟冯仑一起上,后者是企业家中的思想家,德高望重,功成名就,这样才镇得住。选题会的气氛剑拔弩张,会议室吵完,又在我的办公室继续吵。最后不得不“专制”一下了:韩寒体现的价值观跟我们杂志希望传达的价值观是一致的,年龄从来都不应该成为选择条件。上世纪六十年代,Esquire干脆把封面当视觉社论做——这联想也坚定了我的决心。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韩寒。与预期中的锋芒毕露预期恰恰相反,真人韩寒友善温和,甚至配合我们躺进了一口废弃的浴缸。但采访时他就会露出藏在温和背后的锋利。我们问:“两年前,你和王朔一起上电视节目,他谈锋甚健,你几乎不发一言。你还写文章称赞了王朔。”他回答说“是的。就像送别一个老朋友,你总要说好话。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作者  | 2012-3-1 16:37:40 | 阅读(84581) |评论(238) | 阅读全文>>

有病--“倒韩运动”有感

2012-2-27 17:46:41 阅读26899 评论194 272012/02 Feb27

有病--“倒韩运动”有感

今年除夕的时候我打开微博里的黑名单,把拉黑全部取消了。以后也不想再拉黑了。拉黑的那些ID,我曾视其为病毒,他们存在在那里,拉黑只是我的掩耳盗铃罢了。不过不再拉黑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我只是把这个动作当成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强迫症,看看下面会发生什么。

然后(没有因果关系,只是时间上的先后)就卷入“倒韩运动”了。起初我把微博上的这场“运动”命名为方韩大战,但发展到后来,我觉得“倒韩运动”这个名字更为合适,一来韩寒自2月3日宣布就此事“收笔”后,大战已演变一方孜孜不倦地攻击;二来“运动”更能体现出这些攻击的文革色彩。

事实上我本来也深感之前的大战无聊,甚至收藏了教你如何屏蔽韩寒方舟子的微博。但,当大战变成运动,质疑变成了构陷,才让我觉得就此事发言不再是无聊,而是必要的了。

不过,我无意在这篇文字里就代笔与否参加辩论。我为了认真对待那些所谓质疑,真的找来韩寒的《三重门》、《零下一度》(韩寒早期作品)和《1988》来看,也看了韩寒的多个访谈视频,我的判断仍然是,出现在视频画面里的这个人跟作品背后的那个人同一人。但辩论有何意义?数一数陷入方舟子泥淖里的那些人吧,崔卫平是把哈维尔介绍到中国的学者,林楚方是一向以客观自诩的资深传媒人,甚至不加V这样头脑锐利的作家,居然欣赏起文汇网的倒韩专题,那个专题渗透着的腐烂美学观,分明跟肖鹰彭晓芸这类道德家暗通款曲。

我最喜欢跟朋友们引用一则中学课本时学的寓言,《扁鹊见蔡恒公》,用来比喻对国家大势的看法。用在这场发展为倒韩的运动里,也是一样的,不再试图指出对方的问题,

作者  | 2012-2-27 17:46:41 | 阅读(26899) |评论(194) | 阅读全文>>

[转载]如何帮助玉树灾区(不断更新)

2010-4-19 14:11:00 阅读3185 评论3 192010/04 Apr19

原文地址:如何帮助玉树灾区(不断更新)作者:巫昂

各位博友,脖友:你看到本综合资讯没有的任何信息,确实可靠有联络人和联络方式的,都请在博客给我留言或者围脖@巫昂多谢多谢!

帮助震区逐渐进入了信息细化的阶段,需要前方后方更多联络,所以,有必要普及一下玉树康巴藏区的更多文化/饮食和生活习俗:

#互动百科:康巴藏族:http://www.hudong.com/wiki/%E5%BA%B7%E5%B7%B4%E8%97%8F%E6%97%8F

#以下是灾区目前所急需(都麻烦到围脖联系该脖主)

4月18日:

(博主注:@山水保护 有每日的灾情汇总,请关注)

#@山水保护:玉树地区属于康巴藏区,藏族人民的主要食物就是糌粑,救灾食品里大多数是方便食品,吃了几天,都不习惯。今后在送物资的时候可以以面粉为主,藏族兄弟们可以做糌粑。炉子也是非常需要的,勤劳的藏族妇女们可以到牧场里捡来牛粪烧火做饭,这也是他们的生活习惯。

#山水保护 青海玉树藏医孤儿学校招募中学支教教师: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013ed40100ixq8.html,请有意者速与刘文泽联系并于4月22日前投寄简历。电话:13811684435邮件:lwz.lwz6@gmail.com

作者  | 2010-4-19 14:11:00 | 阅读(3185) |评论(3) | 阅读全文>>

[转载]四月刊卷首:谈人生

2010-4-16 20:12:00 阅读2460 评论3 162010/04 Apr16

原文地址:四月刊卷首:谈人生作者:时尚先生esquire

忽然想到,好久没听人说起人生了。

翻翻新媒体旧媒体,正经人都不怎么说这个话题,倒是有些个人在大谈人生,但他们谈论的人生和道貌岸然的他们自己一样,都像是一个个含泪的冷笑话。

谈人生在中国沦为笑话,约始于上世纪80 年代的戛然而止。在此之前,《存在与虚无》都能卖10 万册;在此之后,先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成了口头禅,接着王朔以躲避祟高的姿态正式登场。

王朔小说里总有这样的角色,像现在的五毛派专家教授一样道貌岸然的德育教授,高谈人生,阔论道德之余,动辄露出猥琐粗鄙的内里来。谈人生,变成了笑话。

可是人生不会成为笑话的,即使你当它是笑话。

不管你如何活过自己生命中的这些日子,时间终会把一些东西交到你的心里。这也许是惟一无论怎样你都会有的收获。哪怕是被认为是虚度的一段人生。

写这篇卷首时,去google 犬儒主义。可以到网上搜一下罗永浩在2004 年关于这个词做的一个演讲。很好,郑重推荐。

Esquire 做了十年的栏目《What I’ve learned》就是谈人生。全都是被采访者的直接引语。我特地让编辑在Esquire World 栏目里做了介绍。

作者  | 2010-4-16 20:12:00 | 阅读(2460) |评论(3) | 阅读全文>>

这个未来是属于你和我的-中国第一本碳中和…

2010-3-9 17:19:00 阅读2244 评论1 92010/03 Mar9

在绿刊发布会上的发言

各位媒体的朋友,各位亲爱的读者,各位先生女士,下午好:

请翻开我们这一期绿色年刊的第59页,这里解释了什么是碳中和:

碳中和是指计算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付款给专门企业或机构,通过植树或其他环保项目来抵销所排放数量的行为。

在这期杂志的第56--66页,我们在往来栏目里做了个小型的专题,来解释我们是怎样做出这样一本中国第一本碳中和杂志的。我们是怎样用真正环保的方式来做这本环保年刊的。

请翻开我们这一期绿色年刊的第156页。这里解释了我们为什么要做第中第一本碳中和杂志。

这一页只放了一句话,我们在2008年3月第一次做环保杂志的时候引用过;然后,我们在2009年确定把每年3月号都定为绿色年刊时,再次引用了这句话,并且把它放在整个绿色专题的开篇;

今年,第三期绿色年刊,第一期碳中和杂志,我们在开篇再度引用这句话:

这句话是这样说的:

继续拖延,折中和自我安慰式的

权宜之计的时代

已经接近尾声

取而代之,

我们将开始生活于其后果之中。

我觉得丘吉尔在1936年的说的这句话,跟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我们这个世界的境遇是如此的贴切。我们已经生活在我们的行为的后果之中,追究责任固然必要但都不是最急切的事情,何况到处弥漫的是推卸责任的空气。而最急切的,最应该的,就是我们要清清楚楚地为这个后果做些什么。

我想这是任何一本负责任的杂志应该做的事情。我常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一本时尚杂志要做环保杂志?环保时尚吗?

作者  | 2010-3-9 17:19:00 | 阅读(2244) |评论(1) | 阅读全文>>

[转载]孜荣的雪山

2010-2-22 14:01:00 阅读1880 评论0 222010/02 Feb22

原文地址:孜荣的雪山作者:如梦神兵

追根佛法至如来,穷溯河源到雪山。

——西藏谚语

1.

2009年12月4日20点30分,我们到达孜荣的东巴村。下吉普车时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村里的一切灯火与生灵,似乎都安息了。

黑暗之上有雪山,像正在暗房中显影的黑白照片。雪山之上,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繁密清晰的星天。

“â gama la ga!(我爱星星)”我忍不住用刚学的藏语发音喃喃自语。

从淙淙的流水声上走过,一座木桥,脚底下能感到桥板上一根根原木的形状。这应该就是《天珠》中描述的嘎玛桑珠奶奶家门前热曲河上的那座木桥吧。

跟着迎接者的手电往坡上走,背着登山包,感觉有些心慌气短。“慢一点!”告诫自己。这儿的海拔应在4000米左右,我的高原反应尚未过去。

踮着石头跨过一条小溪,还往山上爬,好在很短的路之后终于进了一栋房子。

一进房子面对的就是楼梯,这是藏式碉楼,人住第二层。我扶着栏杆歇了会儿,才敢慢慢上去。

穿过一个可以望见星星的天井,来到一个烧着炉子的大房间,好温暖啊!几个村民微笑地看着我们,给我们倒上热腾腾的酥油茶。

作者  | 2010-2-22 14:01:00 | 阅读(188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我的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东城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